頂點小說網 > 玄幻魔法 > 法家高徒 > 第五百五十五章 謀主

第五百五十五章 謀主

全球諸天時代   重生之先聲奪人   我真的不無敵   大國智能制造   钚龍領域   奶爸紅包多   一本萬歷   大國戰隼   科技壟斷巨頭   美漫之最終執行官   從背包到晶壁系   韓娛之崛起   筆趣閣

    太子府,因為位于皇宮的東方,故而被人稱為東宮。當然,也有人取潛龍勿用之語,將他稱為潛邸。

    一絲絲赤色,好似蛟龍的龍氣在整個府邸中盤踞!

    東宮因為是潛邸的關系,其中蘊含的龍氣僅次于皇宮大內。

    每一個來到東宮的人,都會被不由自主的被其中蘊含的龍氣所攝。

    不論多么心高氣傲,不可一世的人,在東宮里,都好似披上一個看不見的枷鎖,頓時都會變得小心翼翼起來。

    他們畏懼的不是這座沒有生命的建筑。

    畏懼的是,這座宮殿的主人,也就是大乾未來的主人。

    太子承泰!

    但是今天的儲君心情并不是很好。他面色陰沉的坐在書房之中。

    隨侍的太監,宮女都十分有眼力勁的屏住呼吸,生恐遭受池魚之殃。

    “魏先生還沒有來么?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想到今日朝堂上的事情,心中就有著說不出的壓抑。

    他雖然懦弱,手段和乾帝盤也有著天壤之別,但是并不代表他思維不靈活。從新舊兩黨對他的態度轉變上,他敏銳的感覺到不好。

    故而,返回府邸,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召集自己的謀主,為自己出謀劃策,分析利弊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小的們已經去請魏先生了!”

    “還請殿下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緊跟在他身旁的小黃門急忙上前行禮之后,細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,這才放心的輕輕點頭,臉色的神色也放松不少。

    隨侍的黃門太監,心中無不暗暗的松了一口長氣,眼睛中的緊張之色也減輕了不少。

    太子的情緒變得安定下來,對大家來說都是一件好事,再也不用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心中對魏先生更有著說不出的羨慕。

    簡在帝心!

    太子雖然不是人王。

    但卻是未來的人王。

    魏先生身為謀主,能夠深得儲君信任,每逢大事,太子必定再三詢問。

    等儲君登基,坐穩龍庭之后,這位魏先生必定能夠雞犬升天,披紅掛紫只是時日問題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們的眼睛中神光不由的變得游離起來,顯然是在心中暗暗琢磨,如何和這個未來的權臣貴胄提前攀附上關系。

    等日后,魏先生發達之時,也能夠跟著雞犬升天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就在太子承泰眼睛中流露出一絲不耐煩之時。

    書房的雕花大門被人從外面拉開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,面色清癯,眼睛中充滿睿智之色的魏先生在小黃門的虛引下進入了書房。

    “魏無忌見過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魏無忌見到一身便服,端坐在書案之后,面色中帶著憂愁的太子,不敢托大,急忙上前行禮問安。

    “先生來了!”

    “快快請起!”

    “爾等都下去吧,孤王和先生有話要談。但有接近窺探者,殺無赦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見魏無忌到來,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絲喜色,急忙起身,將魏無忌攙扶起來,并且將他迎到自己的座位一側,這才轉頭,看著眼觀鼻,鼻觀心,看似木訥,實則心思最是靈動的黃門,面色肅穆,聲音冷冽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諾!”

    “諾!”

    “諾!”

    這些黃門雖然對太子承泰和魏先生接下來的談話十分的好奇,但是他們也知道規矩。不敢久留,急忙轉身低頭倒退而出。

    不過須臾功夫,書房之中只剩下了太子承泰還有謀主魏無忌主仆二人。

    魏無忌看著被太子承泰趕出去的黃門,眼睛中的神光不由的閃爍幾下,但是他并沒有立即說話,而是流露出傾聽之色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經驗,今日朝堂之上,必定有所變故。

    否則,太子承泰不會流露出這樣急切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可來了!”

    “這次你可一定要幫孤王好好謀劃一番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在魏無忌落座之上,眼睛中頓時流露出希冀的光芒,有些著急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慢慢來!”

    “不著急!”

    “殿下,可否告訴魏某,今日朝堂之上究竟發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魏無忌輕輕的頷首,安撫太子承泰的情緒之后,才緩緩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這樣的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在魏無忌的安撫下,情緒變得穩定不少,這才將朝堂上從成郡王派人參司徒刑到乾帝盤下達圣旨,乾坤獨斷,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魏無忌也不催促,身體坐直,頭顱前伸,眼睛中流露出傾聽之色。

    隨著太子承泰的講述,他的臉色慢慢的變得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到最后,潔白如玉的手指更是下意識的敲打著桌面,好似陷入了思考之中。過了半晌,他才好似清醒過來,看著一臉期盼的太子承泰,他的眼睛不由的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失望: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這次你真的做錯了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的臉色不由的一僵,眼睛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不渝,但他最后還是露出傾聽之色。

    “還請先生指正!”

    魏無忌好似發現了太子承泰臉上的不渝,也好似沒有發現,但是他還是繼續說道:

    “首先,殿下選擇兩不相幫,是擔心得罪另外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殿下有沒有想過,新舊兩黨黨爭之事早就存在,甚至說,這一切都是我們的陛下刻意為之!”

    “所謂新黨,畢竟實力單薄。如果不是陛下在背后暗中支持,恐怕早就被舊的功勛鎮壓,怎么可能在朝野之中形成抗衡之事?”

    “這!”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“父皇最痛恨的就是結黨營私,他怎么可能在背后支持新黨?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眼睛不由的大睜,看著魏無忌,一臉難以置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朋黨之禍,自古有之!”

    “本朝自然也毫不例外。據微臣所知,朝中有保皇黨,有太子黨,有藩王黨,還有儒家的東林黨。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因為朋黨的存在,朝中的局勢才是暗流涌動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是英明之主,自然也明白朋黨的害處。但是人怎么可能無朋,有朋又怎么可能不黨?”

    “而且,孔圣在世之時,曾說,親親相隱!”

    “這句圣訓,也讓很多人變得更加的肆無忌憚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親朋犯了過錯,他們首先想到的不是懲處,舉報,而是想盡一切辦法包庇,隱瞞!”

    “也正是這個原因,歷代帝王都十分痛恨朋黨,但是卻沒有辦法杜絕朋黨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當今圣上不愧是一代圣君,他雖然沒有辦法杜絕朋黨之禍,但是卻善于權衡。”

    “培植出新黨,就為了為平衡朝中舊黨實力過大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輕輕的頷首,表示明了,但是他心中還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此事孤王已經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孤王還是想不通,孤王究竟是錯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殿下只想到了兩害相較取其輕,但是卻忘記了,兩不相幫,就是兩個完全得罪!”

    “而且,人王讓殿下做出決定,何嘗沒有考校殿下的想法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處事看似圓滑,但何嘗又不是沒有自己的原則和立場?”

    “這樣,恐怕不會被人王所喜!”

    魏無忌看著臉上有著迷茫之色的太子承泰,在心中不由的幽幽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太子雖然仁慈!

    對自己也算是親厚!

    但是終究并非明主。

    來日大乾落在他的手中,恐怕真有傾覆之禍。

    而自己這般錯投,來日恐怕也會有殺身之禍!

    “的確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,過了半晌之后,他才重重的點頭。

    “先生說的是!”

    “孤王此事的確是做錯了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孤王從父皇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絲難掩的失望。”

    魏無忌見太子承泰虛心接受,輕輕的點頭,繼續說道:

    “殿下還做錯了第二件事!”

    “孤王還做錯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還請魏先生教孤王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眼睛流露出震驚之色,急忙起身對著魏無忌一躬到底,充滿感激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的第二錯!”

    “是在朝堂之上沒有為司徒刑之事明確發聲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眼睛中流露思考之色,臉上掛著明顯的詫異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不明白,自己這個事情處理上究竟有什么樣的失誤。

    “從公,《青苗法》可以豐盈國庫,減少百姓流離失所,是難得的好事。殿下身為一國儲君,自然要支持!”

    魏無忌整理好自己的思緒,緩緩的說道。

    太子承泰輕輕的頷首,顯然是對此感到十分的認同。

    “從私!”

    “司徒刑的《推恩令》,削弱了天下藩王的實力,也讓殿下的皇儲之位變得更加的穩固。”

    “是有功于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理應維護!”

    “所以,這件事,不論于公于私,殿下都應該出面維護才是!”

    “但是殿下,卻因為愛惜自己的羽毛,而沒有挺身而出,恐怕很多人會對殿下有別的想法!”

    魏無忌看著眼睛中流露出傾聽之色的太子承泰,一臉擔憂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!”

    “這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的眼睛不由的收縮,臉上更流露出震驚之色。

    正如魏無忌所說,恐怕很多人對自己這個太子已經失望透頂,更有很多搖擺的人,也會投向別人懷抱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的心中就有著說不出的難受。

    “還請先生教我!”

    “還請先生教我!”

    “孤王現在,應該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魏無忌也沒有賣關子,細聲說道:

    “殿下現在要做的,就是收攏潰散的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重禮賞賜于司徒刑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行這等千金買馬骨之舉,才能安穩人心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的眼睛不由的一滯,但他也不吝嗇之人,知道現在也是心疼財物之時,不由重重的點頭,肯定的說道:

    “孤王這就去安排!”

    隨即他的臉色又發生了變化,一臉贊嘆由衷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孤王得先生,真如高祖得張良!”

    “先生之智冠絕天下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魏無忌聽聞太子如此夸獎于他,臉上不由的流露出榮幸的神色,但他還是輕輕的搖頭,有些唏噓的說道:

    “冠絕天下!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抬愛了。”

    “魏某雖然有些幾分機智,但是,還算不得真正的頂級謀主!”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的眼睛中流露出震驚之色,有些詫異又有些好奇的說道:

    “先生這般智慧還算不得頂級謀士!”

    “那頂級謀士又是何等風采?”

    魏無忌的眼睛看著天空,流露出迷離之色,好似陷入了深深的回憶,過了半晌之后,他才幽幽的說道:

    “魏某曾經有幸認識一人!”

    “那人姓諸葛,名臥龍,智慧通天。天文地理,行軍布陣,竟然無一不通,無一不曉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手無縛雞之力,但是一人卻足以敵十萬大軍。”

    “哦,這世上還有這等奇人?”

    “萬人敵孤王知道!”

    “乃是精通兵法,擅長戰陣的將帥之才!”

    “臥龍先生對這位素未謀面的臥龍先生竟然有如此高的評價!”

    “難道他竟然比的上十個將帥之才不成?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有些不相信,又有些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魏無忌看了一眼滿臉不詳細難道太子承泰也不生氣,畢竟他說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夸張,別說是他,就連自己最開始的也是抱有懷疑態度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有所不知!”

    “這位臥龍先生,在魏某心中的價值要遠超十位將帥之才!”

    “他是五百年難出的謀主!”

    太子承泰見魏無忌如此的推崇臥龍先生,眼睛不由的一亮,有些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此人現在在何方,孤王這就命人將他尋來。。。”

    魏無忌眼神古怪的看了太子承泰一眼,這等人物,豈是派幾個太監能夠請動的?心中雖然有著幾絲不滿,但他還是搖頭,如實說道:

    “不知!”

    “此人神龍見首不見尾!”

    “沒有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別說殿下想要見他,恐怕我們的陛下,也正在尋他。可惜,此人就好似人間蒸發一般,任憑發動三山五岳之力,也沒有辦法尋得他一絲痕跡。”

    魏無忌一臉感慨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殿下能夠得到臥龍先生出山輔佐,將來必定能夠成為一代明主。”

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

pk10技巧